Sunday, July 22, 2018

原創小說《送你一場春雨》(82)


《第十二章:當萬聖節遇上感恩節》(21)Reboot, reset, restart...

她一邊喘著氣,一邊望著趙憾生,眼珠子骨碌骨碌的轉動著,臉色發白了,一時間平衡感受到干擾,腳軟了下來,幾乎站不穩,轉換著腳的位置努力平衡著,諸曼音的腦子跟不上眼睛,面前是趙憾生攬抱著一個女人坐在長椅上,他的右手撫著女人的臉,一時看不清是不是拿著些甚麼,多看一眼,她認出了那是林凱旋,靠得多近,趙憾生的左手擱在林凱旋的臂上,她的腦子在試圖為這個場景找籍口,可是卻只有一片凌亂,氣喘得更急,眼睛一秒都沒離開過那個男人和他懷中的女人。

趙憾生的腦袋也突然當機了,完全是黑屏的畫面,她會怎麼想?他生平第一次感到不知所措,他實在太在意她會有甚麼樣的想法,但眼下他束手無策,怕要嘗試系統重啟,看看是否可以消除錯誤程式而運作如常。

遠遠再傳來那個金髮女孩的聲音:「Anything wrong?(有甚麼狀況嗎?)We're gonna be late!(我們遲到了!)」幾乎是用吼的催促著諸曼音。

「Errrrr。。。I'll be right there~ (嗯。。。我即刻到~)」諸曼音望了望趙憾生,轉頭大聲向前方回答,她忍不住再轉頭多望了幾秒,最後咬著牙甩頭跑,死命的跑,就像後面有野獸追著她一樣,拼了命似的跑,手上死死的抱著一埋文件夾,頭也不回。

Saturday, July 21, 2018

原創小說《送你一場春雨》(81)


《第十二章:當萬聖節遇上感恩節》(20)I will be there soon

趙憾生跟羅總監代表SOLAR西岸的團隊去參加林老太的葬禮,兒子是大企業的董事長,老人的葬禮體現了生榮死哀,二百多人出席送行,葬禮採取中式禮儀,上香、瞻仰遺容、擔幡買水等每項都辦得很仔細。

舉行出殯儀式的禮堂擠得水涉不通,SOLAR總部也不怠慢,出席的幾個都是公司裡最高層的總裁級,花牌是大大個黃白花相襯,香水百合、玫瑰、蘭花、滿天星的組合既大體又低調,醒目的立在禮堂中間位置。瞻仰遺容的環節歷時很久,二百多個賓客排隊到棺木前鞠躬,再跟家屬握手致意,場面好不震撼。

林凱旋一直呆呆地地站在親屬行列中,雙眼都哭紅腫了,像靈魂被抽空一樣,跟每個賓客握手,安慰的話有的沒的,大概都沒有聽進心裡,因為心實在太痛,痛到都沒有知覺了,腦袋再盛不下甚麼。趙憾生看著,心中有種憐惜,只是沒有再多別的感情,伸出手也是公式的握了一下,沒有溫度,也沒有熱情,碰上了也沒緊握就放開了。

不屬於親人,也不是十分親密的朋友,SOLAR的代表沒有跟隨到墓地去,趙憾生和羅總監自己駕車離去,兩人在紐約多逗留了兩天,匯報了跟ALPHA計劃的進展,趙憾生也私下面見Mr. Tucker和另外一個總裁級,翌日中午就回去西岸。

Friday, July 20, 2018

原創小說《送你一場春雨》(80)


《第十二章:當萬聖節遇上感恩節》(19)Trick or Treat

「你這冒失鬼,你昨晚把這個留下了。」張彬把白色紙袋遞到諸曼音面前。

她趕緊接過,不自然的看了趙憾生一眼,再向張彬說:「謝謝,我還沒發覺不見了。。。」

「你也太過份吧!那是我送你的,不想要嗎?枉我還一直到處找,你想要的這個顏色很多地方都斷貨,我是一家一家的找,一個一個的托人問,好不容易才買到的。」

趙憾生完全覺得自己是個多餘的,剛有陣冷風吹過,現在又被一團火燒著,臉色一時青一時紅的,難看得緊。諸曼音今天特別覺得心虛,這個東西的確是她一直想要的,不過不是想張彬送她,尤其是在這個環境這個人物組合的情況下,她特別覺得不自在。

「對不起,不是有意遺下的。。。無論如何,謝謝你!」

電梯門適時打開了,似乎讓這個困局找到出口,趙憾生先進去,把職員咭放在掃描器上,快手點了22和25兩個樓層的按鈕。

Thursday, July 19, 2018

原創小說《送你一場春雨》(79)


《第十二章:當萬聖節遇上感恩節》(18)安靜得幾乎連螞蟻的呼吸聲都聽見

林凱旋九十歲的高齡祖母在家中跌了一交被送進醫院,當天早上她接到電話後趕到機場已是下午,西岸飛東岸有時差,回到東岸是半夜,她由機場直奔到醫院去,馬不停蹄折騰了差不多一整天,老人家命懸一線,為的就是見乖孫女最後一面,當知道林凱旋來到後,老人家才咽下最後一口氣走了。當心臟儀顯示變成一條直線發出尖銳聲響後,她呼天搶地號哭著,聲嘶力竭的哭喊著。祖母自小把林凱旋捧在手心裡疼,她也總愛黏著祖母,父母要責罰她時,祖母就是她的擋箭牌,雖然她知道祖母已屆高壽,但一下子也接受不了突變的事實。

她把自己關在房中哭了三天,一切工事都停下來了,SOLAR東岸總部接到消息後也通知了西岸的小組,大家收到暫停計劃的消息,興奮和傷感的情緒混在一起,雖說生命流逝令人唏噓,但暫且可以喘口氣,說不開心也只是違心之話吧了。

(10月31日星期一)

叮咚!

諸曼音抓起桌上的手提電話看了一眼,那是一條新短訊:「今晚有空嗎?」

「有事?」

Wednesday, July 18, 2018

原創小說《送你一場春雨》(78)


《第十二章:當萬聖節遇上感恩節》(17)夢想這樣豐滿,現實卻是這般骨感

王靜瑤拿著濕毛巾出來,給趟臥在床上的諸曼音擦臉抹頸。張月雲把諸曼音的鞋子放到門旁,腰帶則放進衣櫃的掛架上。

「這個傻瓜不知為甚麼今晚喝那麼多!我說呢。。。你覺不覺得Queenie(蘇桂美的洋名)今晚是故意的?」

「故意?你說故意給Venus灌酒?不會吧~」

「才不是,說來不尋常。。。Queenie好像有點。。。總之不尋常,難道Venus有甚麼得罪了她?」

「Venus對人挺和善的,只是太過直腸直肚。。。」王靜瑤跟諸曼音同樣來自產品部,比張月雲較熟悉她的為人。

Tuesday, July 17, 2018

原創小說《送你一場春雨》(77)


《第十二章:當萬聖節遇上感恩節》(16)反正是個夢,就讓自己沉淪一回

諸曼音從洗手間推門出來,迷離的目光看見模糊的一個身影,她以為是自己喝多了,開始胡思亂想,幻覺都出來了,一手扶著牆壁一邊行,忽然那個身影伸出手來扶她,她卻一手推開了:「誰要你理~」可是自己卻失了平衡,反而撞向牆壁,幾乎跌倒,她趕緊用臂膀抵著牆,另一隻手撐著身體。一條有力的手臂粗魯的抓住她的臂膀,她腳上蹌踉,跌撞著撲到那人懷裡,兩條手臂下意識的想撐著那人的胸膛,可過多的酒力讓她的手臂撐不住,變成靠在他臂膀上,身貼身心貼心的,力量全放到他的身上,隔著衣服也能感覺到她身體燙熱的,他的心被一把火燒起來了。

一下懵懂了,臉頰擦地熱起來,心撲通撲通的亂跳著,諸曼音這才抬起半醉的眼睛去望扶著她的人,這真的是個人!還要是那個人!是在夢中嗎?幻覺吧!她想推開,可腳上踏不穩,那人怕她跌倒,把她抱得更緊。算了吧!反正是個夢,就讓自己沉淪一回,閉上眼睛,貪婪地靠著,讓他抱著,聞著他的氣息,感受著他的體溫。

趙憾生晚餐時沒喝幾杯酒,一直保持七分清醒,見她不穩的走出餐廳,急步跟上。他低下頭貼近她耳邊輕聲說:「你。。。還好嗎?」口中吐出的一字一句都是暖暖的,聽得人薰薰軟軟的,讓她的耳根子熱呼呼的,由耳到臉紅得滾燙的,是酒精的揮發還是心被觸動,說不準:「我那裡好?甚麼都不好!我甚麼都不好!」都說有心事的人不要喝酒,只會酒入愁腸愁更愁,還會在不應該說的人面前酒後吐真言。

Monday, July 16, 2018

原創小說《送你一場春雨》(76)


《第十二章:當萬聖節遇上感恩節》(15)世事總是陰差陽錯的

「是嗎?海鷗嗎?還真挺大身型的~」

「哦~是比較大了點~」

林凱旋的小提包裡的手提電話響起來了,她收回纏著趙憾生的手,打開提包找出那部黑色的NOKIA 1110:「Hello,Ashley's speaking ~(你好,這是林凱旋~)」

那邊傳來女人的聲音,林凱旋的臉色一沉,慢慢走到一邊,趙憾生轉過面去,搜尋著一個人,她在遠處的大伙兒當中,身旁站著王靜瑤、張月雲和梁副總。今天她原來穿了紅色的牛仔布料夾克,背上是斜揹肩包,那個薰衣草紫色的帆布包,別了一隻同色小猿猴玩偶。

林凱旋臉上像鑄了一層寒霜,腳上彷有千斤重,她走到趙憾生的跟前停住了:「Shawn,家中有點事,我要先回去~」

「那。。。不如讓司機先把你送回旅館,其他人照原定行程在這裡繼續留到明天吧~」雖然不太好意思,但趙憾生心底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,還有點求之不得的愉快。

Sunday, July 15, 2018

原創小說《送你一場春雨》(75)


《第十二章:當萬聖節遇上感恩節》(14)苦得讓人想把心乾掏出來沖洗

十月的山上寒風朔朔,老人要早睡,小女生也要回房去,同房的正在進行每晚例行護膚工程,拍上收縮水,指尖在眼窩上下細細密密的點上眼霜,打開精華素瓶,倒出兩個25仙大小的份量,同樣以手指尖機械式的飛快點拍在臉龐上,最後是下巴和頸項的保養,手勢略有不同,用手指把護膚品由下而上的抹上。

小女生洗完澡後窩在床上,鬱鬱郁郁的,心情沒有因為跟老人的一席話變好,腦海裡的思潮此起彼落翻滾著,一時覺得自己跟趙憾生好像是在曖昧階段,一時又覺得自己多心,趙總監不過是提點她工作的人和事吧了,他跟林大小姐才是郎才女貌那種匹配。

想起林凱旋,自從進組後,諸曼音看見她跟趙憾生的互動,全組人都意識到林大小姐一直在倒追求著趙憾生,而他一直不表態,不積極,不主動,卻又不抗拒,可能是因為對方是客戶的關係吧!可是諸曼音覺得這種拖拖拉拉不乾不脆就是不妥,她相信趙憾生不是會借感情事去達到利益的人,只是他那一副不在乎的表情總是令她很鬱卒。

「Venus,想甚麼想到那樣出神?」

Saturday, July 14, 2018

原創小說《送你一場春雨》(74)


《第十二章:當萬聖節遇上感恩節》(13)對影成三人

彎彎的月亮下,兩個人影坐在門外的長椅子上,樹影婆娑,風吹葉子發出沙沙亂響。

「最近好嗎?似乎很忙碌吧!」

「是的,自從上次回去之後都一直忙著,不過我這等小角色怎忙也不及趙總監,他可是沒能停下來好好休息,還捱出個病來!」

「甚麼?Shawn病了?甚麼病?」Benny面上平平靜靜的,可聲音卻透著擔憂。

「他沒跟你說嗎?」這也不難理解的,子女保持身體健康是對父母的一種孝道。

「這個孩子。。。報喜不報憂,自小已經是這樣。。。一切都往肚子裡吞,辛苦捱著,病痛忍著,勸他嗎?左耳入,右耳出,從不上心。。。我也拿他沒辦法。」

「趙總是怕你擔心吧~他總是很體貼的~」

「嗯?那你。。。感動嗎?」

Friday, July 13, 2018

原創小說《送你一場春雨》(73)


《第十二章:當萬聖節遇上感恩節》(12)眼珠子在搜尋著另一個身影

英語Retreat一字可作動詞和名詞用,而作為名詞的用法有一說是指a quiet or secluded place in which one can rest and relax(找一個寧願的地方休息放鬆),中文維基上的解說是指基督教的退修會,又稱為避靜,基督教徒面對俗世之價值觀或事物(庶務)對信仰之價值觀產生衝擊、混淆,而擇一寧靜平和的環境,專注身、心、靈在信仰的建造,回復與上帝有合宜的關係。 一如聖經新約中福音書所提,耶穌會避開人群,獨自或帶著門徒去親近神。

現在很多機構都有定期舉辦退修會,當中有大企業借此讓員工一起在寧靜放鬆的環境下聯絡感情,不會安排涉及工作的討論或活動。推而廣之,有改善夫婦關係作目的,也有學校組織借此討論校務的,更有用以探討身心靈問題的。

為期三天兩夜的退修參與的有十五人,林凱旋有自己的司機駕車,ALPHA團隊的莫副總和張助理也自行駕車,其餘大伙在SOLAR大樓集合,再乘租用的一間小型巴士前往,目的地在市外約三個小時的車程。